• 下宫里面已经没有活口,兵士们忙着搬运尸体。派出去的人回来了,报告说昨天下午有车入宫。雨水顺着脸颊流进后背,屠岸贾一阵发冷,他知道,那一定是庄姬。

    屠岸贾赶到内宫时,雨过天晴。晋景公已在等他。

    屠岸贾说:“逆臣一门,俱已诛绝。”

    晋景公非常高兴,“你占的卜很灵验。刚刚得报,梁山下的河流已经疏通,汛情得到控制。”

    看到屠岸贾脸色难看,晋景公吓了一跳,“什么事?”

    屠岸贾说:“公主庄姬走入宫中。请主公裁断。”

    晋景公说:“我姐是太后所爱,你不能动她。”

    屠岸贾说:“公主怀着赵朔的孩子,就快临产。万一生男,臣担心逆种异日长大复仇。请主公多虑。”

    晋景公说:“生男则除之。”

    屠岸贾布置了人在宫中,日夜探伺公主的生产消息。

    数日后,庄姬生了个男孩。孩子是夜半子时出生的,眼睛很大。庄姬从疼痛中醒过来,看见孩子睁着眼睛正望着自己。庄姬的泪水夺眶而出,沾湿了孩子。

    太后吩咐宫中,传说公主生了女儿。

    早上,屠岸贾得知庄姬生了女儿。他派家中的奶妈入宫,去给庄姬下奶,查验情况。

    屠家奶妈见庄姬和太后满面悲痛,得知刚出生的女孩已死,就回去报与屠岸贾。

    屠岸贾亲率奶妈使女一干人,进宫慰问。庄姬将孩子吊藏在裤中,向天祷祝,“天若灭绝赵宗,儿当啼;若赵氏还有一脉之延,儿则无声。”

    屠岸贾向庄姬嘘寒问暖,巡遍宫中,一无所见,告别出宫。

    庄姬心中感激天助。屠岸贾快离开时,突然回身,问道:“是谁将孩子送出宫中埋葬的?”

    庄姬脸色发白。庄姬的贴身侍女说:“是我。”

    屠岸贾说:“回头你带我去看看埋葬的地方。”转身走了。

    庄姬惊魂未定,看着侍女。侍女服侍她躺下,将孩子从裤中取出,亲了亲孩子,给自己倒了杯毒酒。

    侍女说:“公主保重。”将毒酒一饮而尽。

  • 天亮后,荀林父在黄河北岸集合败军,整军还朝。他告诉众将领,自己准备承担全部战败责任。

    幸存下来的兵士都红了眼,他们请求将先榖斩首,以祭那些屈死的兵士。先榖已经抢先跑回都城。众将领都劝荀林父不要独自担责。

    晋景公先听了先榖的说法,问罪荀林父,先免了他的中军元帅职,又下令斩之。

    众将领怒极,这时候都齐心合力,一并将罪责全算在先榖头上。晋国三军营中,同仇敌忾,请求杀先榖。先榖根本不敢回到军营。

    众将联名上奏,“荀林父是先朝的大臣,虽有丧师之罪,但都是先榖故意违抗军令,所以才战败。请主公斩先榖,以戒将来。我们不能杀荀林父,而让楚国高兴。望主公赦荀林父的罪,使图后效。”

    先榖躲在晋景公的内宫中。晋景公搞清楚真相,大怒,连抽了先榖三个大嘴巴,抽得手疼。晋景公话都懒得说,摆手命卫士将先榖带出宫去。

    卫士们将先榖交给等在朝上的众将。先榖请求不要将自己交给兵士。荀林父告诉他,得为重整晋军士气出力。

    骄阳似火。中军校场上,将士们队列整齐,鸦雀无声。被选中行刑的兵士们站成一排,每个人手握军刀。汗顺着脸颊流,每张脸都面色严峻。

    行刑兵士们的队列前摆放着一个长条木凳。先榖被带过来。兵士们给他松绑,将他的手放在木凳上,行刑兵士手起刀落,先榖的手指一个一个被斩断。鲜血四溅,手指崩落到地上。

    先榖一直忍痛,浑身冒汗。十个手指剁完,他已经成了水人。兵士们又将两个没了手指的手齐腕剁断。先榖还是没吭一声。

    荀林父放眼望去,整个校场,兵士们都肃然起敬。他挥手,兵士砍断了先榖的头。

    晋景公恢复荀林父的职务,命令六卿齐心练兵,以备来日雪耻。

    晋景公对众臣间的倾轧厌倦至极,他开始重新重用屠岸贾。

  • 直到天黑,晋军还在渡河。荀首、赵同等残部陆续赶到时,荀林父的兵士还没有渡完河。赵婴渡到北岸后,又打发空船到南岸来接应,晋军后续败军也稳定了秩序。

    楚国大军兵至邲城,楚将伍参请求追击晋军。楚庄王说:“楚自城濮失利,社稷蒙羞。此役可雪前耻,足矣。晋、楚终当讲和,何必多杀?”

    楚庄王下令,楚大军安营扎寨。晋军乘夜渡河,乱哄哄的。一直到天明,所有败军才全部渡完。

    郑襄公得知楚军获胜,亲自来到邲城劳军。杀猪宰羊,连夜大摆筵席,迎接楚庄王。

    到处是火把。灯火通明。楚庄王和郑襄公把酒问盏,众将士尽兴庆贺,狂欢了一夜。

    楚国大将潘党命兵士忙活一夜,把晋军兵士的尸体收拢起来,筑成了若干京观,在周围点燃火堆。

    京观是春秋时代的战争习俗。京,指高丘;观,看上去形状如台。就是把尸体堆积在一起,封上土,建表木而书之,表功后世。

    这个战争习俗不仅中国古代有。伊利莎白·泰勒和理查·波顿主演的好莱坞史诗巨片《埃及艳后》,第一个镜头就是这种京观。凯撒战胜庞培后,将领们将庞培军队士兵的尸体堆积成几个大圆台,放火烧。

    天将破晓,霞光初现。楚庄王站在高处,看着火光映照的京观,脸色凝重。他斟了一杯酒,冲着京观敬一下,然后洒在地上。他连敬了三次,洒了三杯。

    楚庄王将潘党叫过来,叫他把京观都拆除。楚庄王说:“晋国非有罪可讨。寡人幸而胜之,何武功之足称耶?”

    楚庄王命令潘党将晋军将士的尸骨都随处掩埋了,并做文章祭祀河神。

    隔几日,楚国大军凯旋,南下而还。

  • 赵盾将赵同、赵括、赵婴等都提升为大夫,没有提升他时,赵穿没有怨言。他想,等弑君舆论过后,赵盾定会重用他。

    赵盾侍奉晋成公,益加敬谨。晋国一时国泰民安,社会和谐。晋灵公无道,百姓怨之日久,其实以他死为快,再加上不知内情,所以,没什么人归罪于赵穿。

    日子就这么过。冬去春来。赵穿觉得时机差不多了,去找赵盾,求为正卿。赵盾说,恐怕舆论会对赵氏不利,劝赵穿以家族为重,不要计较个人官场得失。

    这是赵穿没想到的。他心中愤恚,病倒了。赵盾派来御医,诊断出脑子里长了瘤子。

    赵穿脑中的瘤子压迫了他的运动神经。他右半边身子不能动,只能卧床。很快,连身子都不能自己翻了。

    转眼夏至,天气很快热起来。赵穿长了一身褥疮。家人每日给他擦身。

    为了不使生疮的地方坏死,赵穿的儿子赵旃隔不久就把疮疤弄破,露出鲜肉,让肉再重新结疤。每次揭疤都臭味扑鼻,血流不止。

    夏天将尽时,赵穿瘦成皮包骨。御医估计他活不到冬天。

    赵盾来家中看望。赵穿有话对赵盾说,脸憋得通红,话得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往外蹦。赵穿求赵盾,让儿子赵旃接替自己的中军副帅职位。这些话说完,汗湿透了被窝。

    赵盾说:“等赵旃他日立功,什么职位都不难得到。”

    赵穿觉得被窝冰凉,汗水流进疮疤。这回他感觉到了疼。

    从此,直到死,赵穿再没说过一个字的话。他背上一处褥疮转发成疽疮,家人只好把他翻过身来,趴着。

    秋天不到,赵穿病故。赵盾为他举办了隆重的家族葬礼。

  • 提弥明趴在老婆身上,满头是汗。老婆怀上他的孩子半年了。提弥明盼着生个儿子。这个时候真不该干这个。提弥明起身,擦干净身子,喝了一大壶水。

    天已蒙蒙亮。赵盾起得早,提弥明是他的贴身卫士,今日护卫他上朝。

    头天,晋灵公给赵盾带话,要单独宴请他,请他进一步直言。赵盾命提弥明跟随,嘱咐他,要格外小心。

    赵盾和提弥明入宫,屠岸贾等候在堂前。上台阶前,屠岸贾说:“君宴相国,余人不得登堂。”提弥明只好守候在堂下。

    赵盾拜见晋灵公,然后坐灵公右边,屠岸贾坐左边。赵盾又讲很多道理,灵公笑着倾听。

    酒过三巡。灵公说:“听说相国的佩剑是利剑,可否解下来让寡人视之?”赵盾一下愣住。提弥明在堂下说:“臣侍君宴,礼不过三杯,怎可酒后在君前拔剑?”

    赵盾起身。提弥明冲上堂来,扶他下台阶。灵公很沮丧,屠岸贾叫獒奴牵来灵獒。灵公指着赵盾,灵獒飞速奔过去。

    提弥明听见声音,扭头,见一团红影扑来。提弥明力推赵盾一把,灵獒趴在提弥明背上,一口咬下后脖颈一块肉。

    提弥明顺势趴下,灵獒扑在他身前。提弥明双手握住灵獒的脖子,使出千钧之力。灵獒的颈骨咯咯作响,眼睛突鼓,舌头吐出来。

    提弥明将灵獒抡起来,在空中抡了两圈,一放手,灵獒被甩出去,撞在柱子上,滑落下来时,浑身瘫软。

    晋灵公狂叫着,跌跌撞撞跑下台阶,来到灵獒前,灵獒口吐白沫,看了灵公一眼,闭上眼睛。

    晋灵公红了眼,说不出话,手指提弥明。内宫卫士蜂拥而上,顷刻间,十几把利剑交错将提弥明穿身扎透。

    提弥明抬头,看到赵盾已上了接应的马车,这才感到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。提弥明想,早知这场恶战,早上真不该跟老婆干那事。然后,他就咽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