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这一年,晋灵公因为没什么朝务处理,索性废了外朝,让大臣们都到内宫来上朝。

    有人向灵公进献了一只猛犬,灵公称它灵獒。这只狗高大威猛,毛是红的。灵公让它咬人,呼哨一声,它就扑上去,站立与人等高,咬住咽喉。

    灵公任命一个人专门饲养灵獒,给他取名獒奴,叫他领取中大夫的俸禄。灵獒每天要吃数斤羊肉。

    每次上朝,獒奴就牵着灵獒侍立在灵公的旁边。灵獒的舌头很长,耷拉到地,眼神懒散,呼吸声很重。只要灵公出声,它脖子上的筋就崩紧,立刻浑身机警。

    群臣每次上朝,无不毛发悚然。

    赵盾意识到,晋灵公有严重的心理问题。他觉得是屠岸贾带坏了灵公这个小青年。赵盾开始屡屡向晋灵公进谏,给他讲古代圣贤道理,劝他远离佞臣。

    灵公从小就怕赵盾,赵盾给他讲道理,他总是谦卑地听,心里想着,“满朝文武,我就屠岸贾一个心腹,怎么远离他?”

    有一天早朝后,群臣散去。赵盾和士会留下来,议论晋灵公的变态,看见两个内侍费力地抬着一个竹笼,从内宫出来。

    赵盾觉得奇怪,上前询问。内侍说:“相国自己看吧,我不敢说。”

    赵盾先看见一只人手,打开竹笼,发现是一个人的尸身,断成几块。他威胁内侍,才得知这是内宫的宰夫。

    内侍说,晋灵公命宰夫煮熊掌,急着下酒。宰夫为了煮熟,上晚了。灵公一尝,没熟,就抄起铜斗击在宰夫脑袋上,又用刀将宰夫砍成数段,这才消气。

    内侍说,灵公还等着回信呢,他要赶紧将宰夫丢到野外去。

    赵盾挥挥手,两个内侍抬着竹笼走远,血迹滴落在地上。

    赵盾一阵反胃,哇的一声,吐了一地。士会忙递给他手巾。

    赵盾脸色发白,对士会说:“国家危亡,只在旦夕。”

  • 天气怪。太阳当头,满地积雪不化,冻得坚硬。

    赵盾得知先克被杀,脸色惨白,像地上的积雪。他命令司寇,五日内必须查获凶手。

    先都、蒯得去找士榖和梁益耳,商量举事。

    天冷得邪乎,梁益耳贪酒,和梁弘喝酒。热酒下肚,梁益耳喝到酣处,不知自己对梁弘说了什么。梁弘的酒立刻吓醒,连夜将情况密报给臾骈。天亮前,臾骈叫醒了赵盾。

    第二天早晨,中军部队突然提高了警备级别,所有兵士披甲,兵车都集中起来。
    下军将领来报先都,先都知道事情已经败露,他去找士榖,催促马上起兵。士榖说,箕郑父想等到元宵节,那时晋国举行国宴,再趁乱行事。

    先都回家不久,臾骈就奉赵盾之命,率重兵将他的家围了起来。

    赵盾派人去请箕郑父,说先都有密反阴谋,请他入朝商议。箕郑父判断赵盾还没有怀疑到他,也想探听虚实,就随来人入朝。

    赵盾很热情,告诉箕郑父,下军试图谋反,上军应与中军联合,共同平叛。

    赵盾的三个亲信将领荀林父、郤缺、栾盾各带军马,分头将士榖、梁益耳、蒯得三人拘捕。然后,荀林父等都来到赵盾的朝房,箕郑父束手就擒。

    晋灵公正在午睡,赵盾奏报,要将先都等五人诛杀。灵公继位还不到一年,只能答应。

    晚上,灵公将此事告知母亲,穆赢吃惊:“这事不过是下面人争权,不是篡谋,处理一两个人就行了。一朝屠戮五个大臣,朝堂之位虚矣!”

    隔日,朝会,晋灵公把母亲的话告诉赵盾。赵盾说:“主少国疑,大臣擅杀,否则,怎么惩后?”

    当天正午,兵士将先都、士榖、箕郑父、梁益耳和蒯得五人押赴都城中心广场。司寇宣读的是不君之罪。中军兵士担任行刑。

    兵士们磨好刀,飞快地砍落五个人的头。

    人头落下时,血沫还是热乎的。很快,脖颈处就冻住在地上。五双眼睛都圆睁着。

  • 晋国派大臣先蔑和士会去秦国迎请姬雍回来即位。秦康公非常高兴,派将领白乙丙率兵四百乘护送。
      
    晋襄公的葬礼结束后,襄公夫人穆嬴每天早晨都抱着太子夷皋,到朝堂前大哭。穆嬴指着夷皋,责问众臣:“这是先君指定的继承人,你们为什么抛弃他?”
      
    散朝时,穆嬴堵住赵盾,“先君临终托孤给你。他虽然去世,但说的话还在。你拥立别人,置太子于何地?如果不立太子,我们母子就只有死了。”
      
    穆嬴当街号啕大哭。晋国人都同情她,对赵盾有微词。大臣们也在议论,迎请姬雍回来是失策。
      
    赵盾刚杀了狐鞫居,逼走了狐射姑,有些怕犯众怒。
      
    他和大臣郤缺商量:“先蔑已去秦国迎请姬雍,怎么能够再立太子?”
    郤缺说:“今日舍幼子立长君,来日幼子长大,必有变故。”
      
    他们决定先拥立夷皋为君,然后派人去向秦国说明情况。
      
    赵盾召集群臣,奉夷皋为君。这就是晋灵公,这一年七岁。
      
    这时,边谍来报,护送姬雍的秦军已到了界河。赵盾与众臣商量后,决定出兵拒之。
      
    赵盾留上军元帅箕郑父辅灵公居守。赵盾自己率中军,因为狐射姑出逃,任命先克为中军副帅。命荀林父代替箕郑父统率上军。下军的元帅本来是先蔑,他去迎请姬雍,所以命先都统率下军。赵盾自己亲率晋国三军出动,迎战护送姬雍回晋国即位的秦军。
      
    赵盾在拥立国君的问题上出尔反尔,对秦国背信弃义,不惜兵戎相见,而且出动三军抗击四百乘秦军。
      
    整件事都非常不合逻辑。
      
   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:赵盾要趁机整顿三军,摆平异己。
  • 天冷得早,十月底就入冬了。早晨,小河结上了薄冰。

    晋国在曲沃为晋襄公举行葬礼。襄公去世两个月了,晋国还没有继承人继位。姬雍还在归国的途中。

    襄公夫人穆赢和太子夷皋和群臣都来送葬。

    穆赢恸哭不止。她问赵盾:“先君有什么罪孽?他选定的太子又有什么罪?你答应先君辅佐夷皋,为何非要从秦国求国君呢?”
    赵盾说:“这是国家的事,不是我的私事。”

    葬礼举行完毕,群臣奉襄公的棺木到祖庙中。众臣一进祖庙,发现四处都是赵盾的中军兵士。

    赵盾对众人说:“先君主张刑赏分明。今日当着先君的灵柩说一件事。狐鞫居擅自诛杀太傅,朝中为臣者,人人自危。此人不可放过。”

    赵盾的兵士当场将狐鞫居拿住,交由司寇看管。

    紧接着,赵盾派人去搜狐鞫居的家。兵士们搜出了阳处父的头,肉皮虽然腐烂,但依然可以认出是太傅的头。

    赵盾命人将阳处父的头和尸身缝在一起,然后,厚葬之。

    当天夜里,狐射姑乘小车,偷偷出城,逃往翟国。

    司寇给狐鞫居定了很多罪,将他公开处斩。

    行刑在正午进行。风已经有凉意,吹动着旗杆上晋国的旗帜。司法部门叫阳处父的老仆从来参与行刑。他当初挨了狐鞫居一刀,但活了下来。
    老仆从本来就年老力衰,用劲的右胳膊又挨过狐鞫居一刀,刮风下雨时还疼。他一刀砍在狐鞫居脖子上,用力不够,只砍出一道口子,筋露出来了。

    狐鞫居疼得大骂。老仆从又接着砍,又砍了几刀。狐鞫居人已经倒地,头和身子还连在一起。头上出了很多汗,汗沾湿了眼睛。狐鞫居开始求饶。

    司寇命刽子手动手,刽子手手起刀落,只一刀,狐鞫居粘连着的头和身子就分开了。


  • 狐射姑知道是赵盾派人杀了姬乐,但没有证据。他虽然非常愤怒,这个事也没法说。

    赵盾和狐射姑同朝为臣,他们都是晋文公时代晋国功臣的后代。赵盾是赵衰的儿子,狐射姑是狐偃的儿子,都是晋国的太子党。

    晋襄公在世时,一批晋文公时的老干部去世,赵盾和狐射姑等都升迁高层。晋襄公去世,为他们争夺权益提供了一次机会。

    晋军分上、中、下三军,中军为主。本来,晋襄公任命狐射姑为中军元帅,赵盾佐之。后来,太傅阳处父密奏晋襄公,说狐射姑刚而好上,不得民心,而赵盾贤能。晋襄公于是改命赵盾为中军元帅,狐射姑佐之。

    自此,赵盾在晋国的高层争斗中略占上风。狐射姑恨阳处父入骨。

    姬乐死后没多久。狐射姑得知,阳处父出城办事,当夜留宿郊外。狐射姑和弟弟狐鞫(jū)居商量,趁机干掉阳处父,但又不能张扬。

    狐鞫居说:“这件事我就能干。”

    狐鞫居只带了几个家丁,白天,他们到阳处父晚上留宿的地方采好了点,然后躲了起来。

    夜里,秋凉。狐鞫居和家丁穿的衣服少,冷得不行。他们想等阳处父睡着后下手,可是阳处父迟迟不睡,秉烛观书。

    狐鞫居生气了,把脸抹上黑灰,扮成强盗,翻墙就进了院子。阳处父的一个仆从正要给主人上水,被狐鞫居吓了一跳。狐鞫居顺手一刀,仆从就倒了。

    阳处父听见声音,出来看,狐鞫居上去就是一刀。阳处父一闪,刀刺中肩部。阳处父接着跑,跳下来的家丁按住了他。

    狐鞫居连刺数刀,割下阳处父的头,包起来,又让家丁去屋中抢些财物,伪造了一个抢劫的现场。

    赵盾派人来查阳处父的死。被狐鞫居捅了一刀的仆从没死,他告诉赵盾,凶手是狐鞫居。

    赵盾派人给阳处父收尸,然后放话:“阳太傅是被强盗所害,不许再乱诬陷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