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初,周襄王姬郑要讨伐郑国,大臣颓叔和桃子提议向翟国借兵,只有大臣富辰反对。

    富辰说:“郑国虽无道,也是天子兄弟。翟国乃戎狄豺狼,非我同类。”

    姬郑采纳了颓叔和桃子的提议。翟国伐郑告捷后,姬郑又听从颓叔和桃子的建议,娶翟国国君之女翟叔隗为妻。又是富辰表示反对,认为国王天子之尊,下配夷女,必有后患。

    现在,一切都如富辰所言。姬郑向富辰说:“早听你话,就无此祸。”富辰建议姬郑暂时去其他封国出巡,躲避翟军的势头。

    姬郑:“周之边境,只有郑、卫、陈三国,应去哪里?”
    富辰:“陈和卫都弱,应去郑国。”
    姬郑:“朕曾用翟伐郑,他们不会记仇?”
    富辰:“我劝王去往郑,也正是为此。王虽然用翟伐郑,可郑国到底是天子兄弟,这正是与他们消除冤仇的好机会。”

    富辰召集自己的家属和族人几百人,出城迎战翟军。他请姬郑趁此时机离开。

    颓叔和桃子过来查看。富辰身中数刀,血流不止。颓叔:“天下人都知道你对国王的忠谏,今天你可以免死。”

    富辰:“我对王忠谏,王不听,所以才到今天这步。我如果不死战,王会以为我怨他。”

    颓叔和桃子都闪开了,把富辰和家族子弟都让给翟国大将赤丁。一帮家兵就杀死了不少翟军兵士,赤丁恼羞成怒。他挥刀将富辰斩作两段,翟军兵士一拥而上,将富辰的两段肉身都剁得粉碎。

    富辰死后,翟军将剩下的家族亲兵三百多人围了起来。

    赤丁口渴,他让兵士上酒。熟悉他的兵士知道,赤丁在阵前痛饮,就是要大开杀戒了。

  • 公元前645年,秦国侵入晋国,秦军俘获晋惠公。秦国要杀死他祭祀上苍。

    晋惠公的姐姐就是秦缪公夫人。她身穿丧服,哭泣不已,为惠公求情。

    秦缪公就和晋惠公结盟,准备送他返回晋国。

    晋惠公派大臣吕省回晋国报信,晋惠公表示:“我虽能够回国,但没脸面见社稷。选个吉日让太子圉(y ǔ)即位吧!”

    晋国人听到惠公带回的口信都很伤心。

    秦缪公问吕省:“晋国人和睦吗?”

    吕省说:“不和睦。百姓担心失去国君,国家又内乱。他们不怕太子圉即位。贵族们都爱护惠公,正等待秦国送回惠公的命令。他们说一定报答秦国对晋国的恩惠。因为这两种情况,所以晋国不和睦。”

    十一月,秦国送回晋惠公。

    晋惠公返回晋国,就杀了庆郑。然后又与大臣们商议,想派人杀死重耳。重耳听到风声,逃亡到齐国。

    公元前643年,晋惠公送太子圉去秦国做人质。太子圉是惠公即位前逃亡到梁国时,跟梁伯的女儿生的。

    公元前641年,秦国灭亡梁国。

    公元前638年,晋惠公生病。太子圉还在秦国做人质,他已经娶了秦国女人为妻。

    他对妻子说:“我母亲家在梁国,梁国被秦国灭亡。我在这里被秦人轻视,在国内也无援助。我父亲病重,卧床不起。我担心晋国大夫看不起我,他们应该改立其他公子为太子。”

    太子圉的妻子说:“您是一国太子,在此受辱。秦国命我服侍您,为的是稳住您的心。您逃走吧,我不拖累您,也不会声张。”

    太子圉就偷偷逃跑,回到晋国。

    公元前637年,晋惠公去世。太子圉即位,这就是怀公。

    晋惠公一生行径乖戾。他共在位十四年,非善始,也算善终。

  • 2007-07-28

    里克被赐死 - [南都专栏]

    Tag: 死法

    公元前650年,晋惠公夷吾即位。持续了几年的晋国内乱似乎告一段落,秩序开始恢复。

    里克不怎么生气了,但他已经胖得不行。他决定节食减肥。

    夷吾派邳郑去向秦缪公道歉,“我当初把河西许诺给秦国。现在有幸回国立为国君。可是,我的大臣说,晋国的土地是先君留下的,我那时逃亡在外,凭什么擅自许给您呢?我跟他们力争,可是没用。我向您道歉。”

    里克知道后,很生气。刚开始减肥,又恢复暴吃。

    夷吾不光违背对秦国的承诺,他也不遵守对里克的诺言。夷吾不仅没有把汾阳城封给里克,而且夺了他的权。

    眼见自己迎立的国君随便食言,里克倒不生气了。现在,他胖得有些走不动路。他告诉夷吾,自己已经厌倦朝政,要回家养老。

    四月,周襄王派周公忌父和齐国、秦国的大夫相会,准备来共同拜访晋惠公夷吾。

    当初,里克连弑奚齐和悼子两位国君,最先迎请的不是夷吾,而是重耳。重耳没答应,里克才又迎请的夷吾。

    现在,重耳仍然逃亡在外,里克随时有可能再发动一次政变,再把重耳迎请回来。

    晋惠公夷吾决定赐里克死。夷吾召见里克,宴请他。

    夷吾:“没有你,我即不了位。虽然这样,但你到底还是杀死了两位国君和一位大夫。做你的国君不是让我太为难吗?”

    里克:“确实。不废掉前边的,你怎么能即位呢?你想杀死我,难道不能找个别的借口吗?你都这么说了,我遵命就是。”

    里克说完,就拔剑自尽。可是他太胖,刺了许多剑都刺不透。最后,还是求了一个卫士帮忙,他才把自己刺死。

    邳郑去秦国道歉,听说里克被赐死,马上建议秦缪公送重耳回晋国,把惠公赶走。

  • 2007-07-28

    里克连弑两君 - [南都专栏]

    Tag: 死法

    里克一生气就贪吃。这些年不生气的时候少,他吃成了个大胖子。

    里克是晋献公的大臣,曾辅佐太子申生。当初,晋献公派申生统率晋军讨伐东山国。里克进谏:“统率军队的关键是有决定权。如太子凡事都向国君请示,就没有威严;如太子独断专行,那又是不孝。所以,不应让太子统率军队。”

    晋献公却反问他:“我这么多儿子,该立谁为太子?”

    里克很郁闷。当申生担心自己是否被废时,他告诉申生:“不应怕自己被废,应该怕自己不孝。”

    申生自杀后,骊姬又诬陷申生的弟弟重耳和夷吾。他们逃回自己的领地。第二年,献公派兵征讨他们。重耳逃到翟国,夷吾逃到梁国。

    公元前653年,晋国攻打翟国。翟国为重耳反攻,晋国只好退兵。这一年,奚齐十三岁。

    第二年,晋献公病重,他想让奚齐继位,把他托付给大臣荀息。荀息满口答应,献公问荀息如何保证。荀息说:“假使您死后又生还,我不惭愧,这就是保证。”

    九月,献公逝世。荀息立奚齐继位,自己做国相。里克和另一个大臣想请重耳回来。荀息不同意,“我不能违背对先君的承诺。”

    十月,奚齐给献公守丧。里克很生气,酒足饭饱,拔剑杀了奚齐。献公还没安葬,荀息想一死了之。门人劝他接着立奚齐的弟弟悼子。荀息就立两岁的悼子继位,然后安葬了献公。

    十一月,里克上朝时,又杀了悼子。荀息完成不了对献公的承诺,于是自杀。

    里克派人去迎重耳,重耳请他另立别人。他又派人去迎夷吾。夷吾担心国内内乱,派郤芮带厚礼去秦国,许诺事成后将晋国河西割给秦国,请秦军护送他回国。

    夷吾回来即位,成为晋惠公。

  • 大雨瓢泼,山路崎岖。姜子纠和护送他的鲁国部队连夜行军,赶往齐国。姜子纠的车卡住了。一群兵士挤在一起,把车抬出泥泞。

    前方一骑快马奔来,兵士勒缰,向姜子纠报告:“管大人驰报,他已解决问题。”子纠命兵士搭起帐篷,原地待命,等待雨停。

    彭生死后,齐襄公姜诸儿的弟弟们纷纷逃亡他国。姜子纠因母亲是鲁国人,逃到鲁国。管仲、召忽辅佐他。姜小白逃到莒国,鲍叔牙辅佐他。

    彭生死后第二年,公元前685年,公孙无知杀了齐襄公,自立为齐国国君。同年,大夫雍林杀死公孙无知。雍林告知齐国大臣:“无知弑襄公自立,臣谨行诛。”雍林请大臣们另立国君。

    姜子纠和姜小白得知消息,都争相赶着返回齐国。鲁国派部队护送姜子纠。管仲带兵守住莒国的通道。姜小白通过时,管仲射中了他,马上派人飞报姜子纠。

    姜子纠放慢了行军速度,六天后才接近齐国。他得知姜小白已先入齐国,被大夫高傒拥立为国君。

    姜小白中了管仲一箭,只是衣带勾受损。他装死迷惑了管仲,然后飞速前进,先入齐国。

    姜小白即位后,派兵击败鲁国军队。他给鲁国去信,“子纠是我的兄弟,我不忍亲手杀他,请你们代劳。召忽和管仲是我的仇人,我要活的。我要亲手将他们剁碎。不然,我就大军攻鲁。”

    鲁国害怕,就杀了姜子纠,送管仲回齐国。召忽自杀了。

    姜小白本来要杀管仲,鲍叔牙告诉他:“君欲称霸,非管仲不可。”

    鲍叔牙亲自到边境迎接管仲,亲手给他除去刑具,侍候他沐浴更衣,然后去见姜小白。

    姜小白听从鲍叔牙之言,赐厚礼给管仲,拜他为相。

    姜小白就是齐桓公,他在管仲辅佐下,使齐国成为春秋五霸中最先称霸的霸权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