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7-07-10

    彭生代罪受死 - [南都专栏]

    Tag: 死法

    公元前694年。鲁桓公姬允夫妇去齐国做客。鲁桓公的车回到鲁国,车里只有已死的鲁桓公。鲁国人怒极。

    十五年前,就是公元前709年。大臣挥去齐国为鲁桓公娶回齐襄公的妹妹文姜。三年后,文姜给桓公生了个儿子。这个儿子与桓公同一天生日,桓公很高兴,给他起名姬同,立他为太子。

    桓公死时,姬同十二岁。大臣们拥立姬同为鲁国国君,就是鲁庄公。姬同的妈妈文姜就此留在齐国,再不敢回鲁国。

    姬同还小,就由大臣们商量如何报复齐国。大臣们知道鲁国弱小,打不过齐国。但这口气如何咽下。

    大臣们询问桓公的卫士,知道是彭生下的手。鲁国正式给齐襄公发去一封外交照会,要求严惩凶手。照会上说:“我们国君敬畏您的威严,不敢安居,到贵国修友睦之礼。礼成而人未归,罪责无法追究,只要求得到彭生以在诸侯面前洗掉丑闻。”

    齐襄公接到照会,知道这事得对鲁国有个交待。他把照会给彭生看。彭生看完照会,什么都没说。

    彭生命御厨摆了一桌酒菜,他告诉齐襄公,“我喝了一辈子酒,从来没醉过。今天我要醉一次。等我喝醉后,请君将我送到鲁国去。这个事就过去了。”

    彭生从傍晚开始喝,一直喝到天亮。他就是不醉。太阳升起时,彭生从怀里取出一包药,撒在酒中,一饮而尽。

    这杯酒喝过,彭生告诉等了一夜的卫士,“我醉了。”他头伏在案上,一动不动。

    四个强壮的兵士抬起彭生,将他安置在车中。他们驱车前去鲁国。

    车到鲁国,鲁国的兵士打开车门,彭生坐在车里,面带笑容,已死去多时。鲁国出了气,挽回了面子。鲁国的大臣命兵士厚葬彭生。

  • 2007-07-09

    彭生力扼姬允 - [南都专栏]

    Tag: 死法

    彭生是齐国的大臣,大力士,高,胖,能喝酒。

    公元前694年,鲁国国君鲁桓公姬允夫妇到齐国做客。齐国国君齐襄公设午宴款待他们。彭生奉命陪鲁桓公喝酒。
      
    这顿饭是国宴,也是家席。鲁桓公夫人是齐襄公的亲妹妹,齐襄公是鲁桓公的大舅哥。齐襄公的父亲齐釐公当国君时,妹妹嫁给鲁桓公。齐襄公继位后,这是妹妹第一次回齐国来。
      
    齐国的饭菜可口,小烧也好喝。鲁夫人坐在鲁桓公和齐襄公中间。她喝多了,脸上红扑扑的,不停地大笑。彭生没有鲁桓公能喝,汗越出越多。齐襄公脸色阴沉,直冲彭生使眼色。
      
    鲁桓公喝到兴处,突然看见齐襄公的眼色,心中一惊。他冲彭生一笑,头趴在案上,起了鼾声。彭生松了一口气,起身去撒尿。
      
    鲁桓公听见夫人的呻吟,他偷偷睁开眼。齐襄公和鲁夫人已不在案前,彭生在墙边舒服地撒尿,眼睛闭着,满是笑意。
      
    鲁桓公顺着夫人的声音找去,她的声音变得大呼小叫。鲁桓公抢上前,却见齐襄公和鲁夫人脱得精光,纠缠在一起,交欢正酣。
      
    鲁桓公哇地吐了一口,把吃喝的东西全吐出来了。他转身就往外走。
      
    鲁夫人看见鲁桓公,吓哭了。齐襄公提上衣服往外追,经过酒案,看见彭生还在喝。他掀翻案台,彭生惊跳起来。齐襄公告诉彭生,“不能让姬允这样回鲁国。”

    鲁桓公跌倒,彭生抱起他。鲁桓公的卫士围上来,彭生说:“醉了,我抱他上车。”彭生抱鲁桓公上车时,用胳膊肘压断他的肋骨,扶他坐好时,又扼住脖子发力。彭生让鲁桓公的卫士驾车回鲁国,说自己再送夫人回去。
      
    鲁桓公的车回到鲁国时,他已死在车中。
      
    鲁桓公到死也不知道,鲁夫人嫁给他前就和哥哥齐襄公相好。这次见面两人也是情不自禁。

  • 2007-07-06

    伍子胥自刎 - [南都专栏]

    Tag: 死法

    天气热得要命。伍子胥胖,汗流不止。他脱光了,泡在木盆里,一遍遍换水。

    吴王夫差的使臣手执属镂宝剑,求见。门人正在换第四遍水。使臣对伍子胥行礼,双手把宝剑托给他。使臣说:“大王命你死。赐你这个。”

    伍子胥一下子从木盆里站起来,水溅了一地。他光着身子来回走了两圈,站定。使臣跪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    伍子胥:“操!太宰伯嚭这个谗言小人!他要作乱,大王要杀我?”

    伍子胥气得说不出话。他看着天,接着数落,“我让你爸称霸。我在你爸面前冒死为你争太子。你当上太子,说把吴国分一部分给我,我都不要。我不要你报答。你现在听伯嚭这个谄媚小人的话要来杀长辈。好。我今天死给你看。”

    伍子胥穿好衣服,从使臣手中取过宝剑,抽出来。他对舍人说:“你们要在我的坟墓上种梓树,等它们长大了做棺材。把我的眼珠挖出来,悬挂在吴国都城东门楼上。我死了,也要眼看越寇怎样进城,灭掉吴国。”

    公元前484年,伍子胥自刎,割下自己的头。他的头离开身体后,双眼仍然圆睁。

    吴王夫差听说伍子胥死前的话,大怒。他派人把伍子胥的尸体装进皮革袋子里,漂浮在江中。又将伍子胥的头悬挂在东门楼上,派兵士把守,以防他闭眼。

    果然,伍子胥的眼睛睁累了,闭上了。夫差知道后,命兵士折柳枝将伍子胥的眼睛撑开。

    雨季来临。嫩绿的柳汁顺着雨水从伍子胥的眼睛流出来。他的头说:“江南绿了。越国该攻城了。”

    两年后,越王勾践雪耻攻吴。越军从东门楼下进入都城。吴王夫差战不利,向越乞和。

    太史公在《史记·伍子胥列传》中感慨:“怨毒之于人甚矣哉!”